Menu

樱桃视视色斑樱桃视视色斑

   “降临!”

   这刹那,徐逸心脏处爆开血色光芒,吞噬了整个天地一般,将所有的一切,都渲染成了血色。

   神龙皇双眼上的血色晶体猛的碎裂,露出一双带着惊骇的双眸。

   他死死盯着徐逸,却感觉徐逸已经不是徐逸。

   咔咔咔……

   徐逸缓缓抬手,双臂咔咔作响,像是古老的机器,重新启动。

   “好久……咦?这是哪个世界?怎么感觉……哟呵,新生的。”徐逸好奇的看着四周,嘴角勾笑。

   “是谁?”

   神龙皇大怒。

   徐逸的身体是他的!怎么能被人占据?

   “我啊?”

   徐逸指了指自己,然后捂住了心脏。

   软萌吉他女孩像极奶茶妹妹轻盈唯美

   下一秒,那双深邃的眸子里,绽放出仿佛能毁灭整个世界的光泽。

   “吾为修罗!”

   怦怦怦……

   所有人!

   只要是身处龙渊之中的生灵,无论是普通的百姓还是厮杀中的士兵或者凶兽,包括神藏境强者,包括隐藏在虚空之上的神龙皇的龙身。

   全都心脏快速跳动,体内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两倍!

   战争戛然而止。

   每个人都捂着心脏,痛苦万分。

   仿佛心脏快要爆炸了一般。

   仿佛全身的血液,都要冲破出去!

   “噗!”

   但很快,徐逸自己先喷了一口鲜血。

   所有生灵的心脏跳动速度恢复,奔涌不休的血液也平复下来。

   “咳……玩脱了。”

   徐逸擦了擦嘴角,有些懊恼有些遗憾:“我哪来这么弱的传人?这身体也太渣了。”

   所有人:“???”

   全都一头雾水。

   发生了什么?

   徐逸好像变成了一个非常牛叉的存在,但什么都没发生,反倒是自己受伤了?

   “算了,还是先解决掉眼前这个……嗯,东方龙族的神念,人类的身体,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

   徐逸自言自语着,继续迈步朝神龙皇走去。

   “阵起!”

  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众人还是按照预先计划好的那样,催动自身劲气,构建出一道磅礴阵法。

   这阵法也是白衣从远古阵法书籍中,以残缺的阵法自己补全的禁锢之阵。

   专门用来禁锢小范围的时空力量,应对那些速度极快的敌人。

   神龙皇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身上仿佛有十万大山压着,恐怖压力让他的速度变得极慢。

   徐逸已经赤手空拳攻击了过来。

   神龙皇目中泛起惊疑,但已经来不及想其他,挥动牧天枪,与徐逸战斗。

   双方都没有闪躲,砰砰之声不断,近乎拳拳到肉。

   所有人目光里,神龙皇很快就落入了下风,即便是凭借他精湛至极的战斗技巧,依旧躲不开徐逸的攻击。

   而徐逸被神龙皇攻击到的次数,少之又少。

   可让所有人都分外无奈的是,徐逸的攻击对神龙皇造成的伤害,微乎其微。

   这具身体太强悍了,防御能力超强,就跟沙包似的,只要力量值没有超过临界点,就无法将沙包打破,也就无法真正的对其造成伤害。

   发现了这一点,徐逸的攻击开始有选择性的落在了同一个地方。

   “噗!”

   十几拳之后,神龙皇吐出鲜血,身上的铠甲已经碎裂,可以清楚的看到,胸膛上有一处凹陷,伤势绝对不算轻。

   就在徐逸再度举起拳头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,摇头叹道:“小子,的境界和身体强度都太弱了,很遗憾,我只能伤到他,却杀不了他,剩下的自己解决,如果死在这里,是的命,如果没死,等修炼到可以见到我的层次,我……我打死算了,这么弱的传人,丢我的脸!”

   话音落下,徐逸闭上了眼。

   刹那,徐逸再度睁开,嘴角带着苦笑。

   “南王?”凛冬迟疑开口。

   “是我。”

   徐逸呼了口气,再看向有些凄惨的神龙皇时,淡淡道:“奈何不了我们,我们也暂时奈何不了,神龙皇,还要继续打下去么?”

   神龙皇死死盯着徐逸,问道:“刚刚那道神念,是谁?”

   “告诉也无妨。”

   徐逸平静道:“他是修罗,真正的修罗。”

   “修罗么……”

   神龙皇目光一凝,眼底深处有厉色闪烁:“的身体是本皇的!”

   “有本事来拿。”

   徐逸并不生气,反而很是遗憾。

   神龙皇确实太强了,在现阶段,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 除非是再来一些神藏境强者围攻,否则奈何不了他。

   但同样的,神龙皇也奈何不了徐逸等人。

   诡异的,保持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。

   这是在此之前徐逸不曾想到过的结局。

   神龙皇大吼一声:“祖龙山的将士们,继续杀!”

   “杀啊!”

   “龙君无敌!”

   杀戮再起。

   战争继续。

   “东王!”

   徐逸快速喊道:“们去灭了祖龙山的军团!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凛冬等人立刻化为流星,分散在战场各个地方,施展强大招式,摧枯拉朽的击杀祖龙山所属军团将士。

   神龙皇仿佛没看到一般,狞笑道:“徐牧天,真的成长得太快了,本来本皇还打算留一段时间……的身体只能是本皇的!”

   说着,神龙皇高高跃起。

   同一时间,云端之上,金色神龙从天而降。

   人身落在了龙身头顶,盘膝而坐。

   神龙皇快速掐诀,巨大龙首,张开大口,一束金光穿越空间,笼罩在徐逸身上。

   “真当本皇给予的真龙血脉和修罗血脉是任成长的么?”

   神龙皇大喝:“控!”

   徐逸浑身一颤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惨叫,眸子立刻闭上。

   好一会,笼罩在徐逸身上的金光消散,神龙皇眼中泛起得意之色,朝着徐逸喝道:“来!”

   有莫名的力量,牵引着徐逸的身体,朝着神龙皇靠近。

   “南王!”

   凛冬等人大惊失色,停止杀戮祖龙山士兵,闪电般冲来。

   神龙皇挥手,一层金色的光幕笼罩,凛冬等人身形受阻,努力攻击却无法突破这层光幕。

   “别急,等会就轮到们。”

   神龙皇冷冷的笑,然后,看着已经被牵引而至,无力漂浮在眼前的徐逸,缓缓伸手。

   但紧接着,神龙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   电光火石间,一把牧天枪,以无可匹敌的绝对锋芒,穿透了神龙皇人身的心脏。

   啪嗒……

   一滴鲜血,落在了掌心。

   神龙皇呆呆的看着徐逸,眼中满是不敢置信,满是惊疑和茫然。

   “怎么……会?”

标签: